<pre id="jtooh"><label id="jtooh"></label></pre>

<td id="jtooh"></td>

<pre id="jtooh"></pre>

<p id="jtooh"><strong id="jtooh"></strong></p> <td id="jtooh"></td>

  • <td id="jtooh"></td>

    人生無常,抓緊修行

    東林寺文宣部  2022-06-08  點擊  次  

    芬陀園.jpg


    2022年元旦那天,八十多歲的老母親突然暈倒,而且大小便失禁。幸虧姐姐在家及時發現,于是勸母親趕快去看醫生。但母親說自己年紀大了,無所謂,不想去醫院看醫生,說是每次都要做各種檢查,查完又找不到病因,不想受這些罪。我就帶她先去看中醫,吃藥看看再說。


    吃了幾天中藥后,母親的情況有些好轉。但過了幾天,母親又暈倒了。我們感到不能再拖了,姐姐就帶母親去醫院找了經??吹尼t生。做完24小時動態心電圖的檢查后,醫生一看結果就非常嚴肅地對母親說:“你不要命啦,馬上住院!心臟驟停最長達到4秒,隨時有生命危險,趕快住院!”母親還是不愿意住院,說有那么嚴重嗎,想回家睡個午覺再說。醫生說她太固執。姐姐拗不過母親,就同意先帶她回家收拾好衣物,當晚再住進醫院。


    00.jpg


    因為是疫情期間,進醫院非常不容易,要有48小時之內的核酸檢測報告才行。我趕到醫院時,只見門口排起了長隊,每個人做一次核酸檢測才能進去,而醫生約我們家屬早上八點就要到場開會。我一看這情況,估計到中午也進不去,就非常著急。擁擠的人群,加上寒冷的天氣,讓人心情十分煩躁。幸好在大家的強烈要求下,醫院調整了規定,只要有48小時內核酸陰性結果的,都讓進了,不用再現場做一次。大家歡呼著一擁而入。


    我來到母親的病房,姐姐已經早早陪在那里了。見過主治醫生,說是下午五點左右做手術。我原以為安裝心臟起搏器要開胸才行,了解之后才知道,現代科技非常先進,不用開胸,只要從大腿根開一個指甲蓋大小的小口,將起搏器通過動脈輸送到心臟就行,是微創手術。當護士將母親推進手術室的那一瞬間,我跟母親說:“您要一直念阿彌陀佛啊,佛菩薩會保佑您的?!蹦赣H答應了。


    1.jpg


    母親在手術室里,我和姐姐在外面守著。我拿出《地藏經》來念,但還沒念多久,就受到各種干擾,這讓我感到有些遺憾。好在手術還算順利,不到兩小時母親就出來了。


    母親第二天就能下床走路了。當然,第一天晚上,母親一只腳被綁在床上不讓動,不能翻身,所以比較痛苦。我一晚上起來五六趟,幫母親換紙尿片、擦身體,整晚也沒有睡覺。雖然辛苦,但讓人欣慰的是,醫生的醫德不錯,不僅不收紅包,而且也不收禮,對病人卻是盡心盡責。在這個時候,讓人深感醫生就像天使,就是親人,是暖,是愛,是人間的四月天。


    2.jpg


    住院期間,與母親同病房的,有幾位三十歲左右的年輕病友。她們有的得了高血壓,卻查不出原因;有的是心臟有時會莫名其妙地突然跳得太快,需要躺下休息才能緩解。她們樂觀懂事,對母親挺好的。后來又住進來一位九十三歲的老人,也安裝了心臟起搏器,但生活已不能自理,還經常發脾氣、摔東西,多虧有賢惠的廣東媳婦耐心周到地照顧她。


    醫院,是與生老病死最接近的地方。每次去那里,都會讓人有一種緊迫感,就是在今生一定要好好修行。尤其是看到病人們飽受病痛的折磨,以及面對手術時的恐懼時,我就會聯想到,人如果臨終時沒有依靠,那會是多么痛苦、無助和絕望??!我也再次想起“學佛要趁早”這句話。是啊,一定要趁年輕時身體還好,頭腦還清醒,眼睛還能看得見,耳朵還能聽得見,多念佛,多聽經,多讀佛言祖語。否則連佛號都聽不進去了,那可怎么辦???而在這疫情期間,更加讓人感嘆人生的無常,活在今日,不知明日會發生什么。又好像身處戰爭年代,不知危險會在哪里出現,會在何時出現,大家隨時隨地都要做好應戰的準備。


    640 (1).jpg


    在住院陪護母親的日子里,我放下了俗世的許多事,感覺人生進入暫停狀態,暫停一切娛樂,暫停一切社交,也暫停一切家務……其實從另一角度來講也是件好事,這讓我有時間靜下心來思考人生,有時間聽經、抄經、念經、寫作。樂譜中有休止符,表示稍作停頓,而這里往往是樂曲的點睛之筆。一首樂曲如果沒有休止符,那將是單調乏味的。同樣,我們的一生也如一首曲子,也會有休止符。比如我們面臨失敗、病苦、挫折等種種困難時,就像遇到了樂曲中的休止符,在短暫的休整之后,又揚起樂聲,也許會演奏出更加美妙的樂章。


    陪護母親的日子里,再次深感人世間生老病死之苦,我也再次提醒自己:人生無常,時不我待,抓緊時間老實念佛,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!


    1654686755895.jpg


    本文選自《凈土》2022年第1期


    收藏  糾錯

    上一篇:蓮友來稿|我的五一“云端”佛七
    下一篇:娑婆一路信愿行 極樂蓮開一枝新 | 劉木枝老菩薩生西側記

    色婷婷综合久久久久中文字幕|色悠久久久久久久综合网伊人|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小说|国产精品人人做人人